汕头棋院章汉强:2004年一手又托起八个全国冠军

2005-01-12 16:46:00 阅读:1.2万

汕头棋院章汉强:2004年一手又托起八个全国冠军

文/吴琼

    在前不久的国庆“正阳杯”少儿象棋攻擂赛现场,始终忙碌着一个身影,他衣着朴素、神情有些严肃,一点儿也不惹人注意。可人们也许不知道,此次参赛的擂主以及大部分小选手都是他的学生。就是他,曾接连在市运会、三省五市、两省八县的象棋比赛上独占鳌头,赢得“常胜将军”的美誉。又培养出像许银川、陈丽淳这样响当当的象棋特级大师。今年他的弟子们更是捷报频传:洪嘉荣在国际象棋锦标赛上荣获全国团体冠军,朱琮思获中国象棋锦标赛全国团体冠军,陈丽淳在全国大师赛上折桂。八月,他率领弟子出征广州,又捧回五个全国冠军。(2004年获全国第十七届“希望杯”少儿棋类比赛)郭裕东、章晗、林小藩、陈盼晓、陈韵佳,五位新出炉的小冠军为汕头的棋类竞技运动书写着新的传奇。他,就是如今汕头棋院的院长,人称“汕头棋痴”的章汉强。

痴爱下棋:“我从来没有放弃过对棋的追求”


    章汉强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从小聪明活泼,调皮好动。父亲喜爱下棋,常与同事在家中对弈。9岁的小汉强总饶有兴趣地在一旁观战,渐渐地他看出了门道,父亲见儿子喜欢象棋,也非常支持。从此爷俩时不时就杀上几盘。刚开始章汉强屡战屡败,心里很不舒服。不服输的章汉强有那么股子倔劲,于是常跑到街边看人家下棋。不知不觉中,章汉强的棋力大有长进,父亲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因此父亲奖赏了他一本“秘笈”。

  父亲小心翼翼收藏的“秘笈”其实是一本手抄本,泛黄的纸页、奇异的代号--一个神秘的象棋世界展现在少年章汉强的眼前。聪颖的章汉强很快在父亲的指导下读懂了这本书,他琢磨书上的棋路,排演书上的棋局,完全沉浸在象棋博大精深的世界里。

   对象棋的痴狂开始在章汉强的心间生根发芽。为了增加自己的实战机会,章汉强常常去街头玩一毛钱一盘的“彩棋”,这时汕头市工人文化宫的一位老师发现了他。工人文化宫每天都有比赛,为了免费看到比赛,章汉强想出了义务挂棋子的法子:“在挂棋时必须看清楚棋子要挂到哪儿,自然而然就会考虑人家为什么会这么走。这使我在一个月内棋力大增。”在不久之后举行的汕头市少年象棋赛上,章汉强崭露头角,一举夺魁,参加省赛也得到了第五名的好成绩。由于家境贫寒,没有钱买棋书,章汉强只好凭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大胆劲儿,到处找高手挑战,以此来丰富自己的实战经验,不断提高自己的竞技水平。他幸运地得到了几位有名的象棋老一辈的指导,棋艺突飞猛进。1977年他顺利入选省体工队象棋队。在重尖子班集训赛上,他又获得了第二名的成绩,并得到著名象棋特级大师杨官麟的悉心指点。

    家境窘迫、开放好动的章汉强对省队的训练和生活很不适应,不久之后便辍艺回家。回家以后,有些丧气的章汉强半年没有摸棋。然而,早年埋在心间那粒为象棋痴狂的种子已经长成参天大树。当父亲劝章汉强继续读书或者去找工作的时候,他才知道,原来自己那样深深热爱着象棋。棋子是被父亲锁起来了,可锁不住那颗早已被象棋征服了的心:“我从来没有放弃过对棋的追求。”从此,白天,他到外面与别人下;晚上,等家人入睡之后,他就着小手电筒微弱的亮光研究棋谱,如痴如醉。

   功夫不负有心人。1981年章汉强轻松夺取汕头市象棋比赛成年组冠军。1989年,他代表省棋队参加3省5市象棋邀请赛夺得金牌,隔年他又获得2省8县市象棋邀请赛金牌。从1980年到1987年,是章汉强作为棋手最辉煌的几年:“这几年里,凡是我章汉强参加的比赛,就没有让冠军旁落过。”尤其是与全国冠军吕钦下和,使得章汉强在潮汕地区名声大噪,这也给了他莫大的鼓舞。已经在工人文化宫教棋几年的他滋生出一个念头:“我的棋艺已经达到一个顶峰了,不前进太浪费了,应该把这些技艺传给学生。”章汉强毅然选择用教棋来延续他对象棋的深厚感情。

醉心为师:


    “人还有很多潜力没有挖掘出来,只要我用心去教,孩子认真学,每个孩子都能成为陈韵佳,每个孩子都可能成为许银川。”

    在采访之前,我查阅了很多关于章汉强的资料,在这些资料中他多以良师的面貌出现。但是,我依然没有想到章汉强与我见面的第一件事,就是掀开蓬布,让我看棋院的“名将榜”,墙上几个鲜艳的大字“世界冠军从这里起步”格外引人注目。章汉强兴高采烈地一一介绍着,如数家珍:中国象棋世界冠军许银川,特级大师;世界亚军朱琮思,大师;全国冠军李鸿嘉,全国冠军陈丽淳,特级大师;全国冠军张学潮;全国冠军林益生;全国冠军林琳,全国冠军章晗,全国冠军林小藩;全国冠军陈韵佳;全国冠军郭裕东;全国冠军陈盼晓。国际象棋世界第二程新楷;全国冠军洪嘉荣;全省冠军陈业鸿;三次省冠军、一次全国亚军寿沁;省冠军丁渝文……章汉强不由感慨:“太多了,都贴不下了,有些都没有贴上来”神色之间满是自豪。

    继1983年章汉强的弟子许妙玲首获中国象棋女子组金牌后,慕名前来学棋的人就络绎不绝。1984年,已有“汕头棋王”之称的章汉强被来自惠安的许银川父子的诚恳打动,让银川住到家里并给他定了严格的规矩,还常带着他四处邀人挑战,这期间许银川培养了丰富的实战经验和扎实的残局功夫,为他后来在强手如云的广东省象棋队站稳脚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1993年,17岁的许银川将自己的第一座全国冠军的奖杯送给恩师章汉强。谈及这一段佳话,章汉强显得很平静:“我当时就想,这只是刚刚开始,代替许银川的也应该是我的学生,希望我的学生能够代替他们的位置。” 坦诚而自信的章汉强果然托起了一颗颗璀璨的象棋界新星:陈丽淳荣获全国大师赛冠军,朱琮思获亚洲锦标赛少年冠军……2003年元旦,章汉强的女弟子,年仅6岁的陈韵佳在潮汕体育馆耗时7小时24分结束了“将军漆杯”一人对一百人象棋车轮战,以其82胜6和12负的佳绩创造了上海吉尼斯世界记录……眼看着一个个好苗子茁壮成长,章汉强心里别提多高兴了:“看到学生进步,心里很愉快,比自己得奖还高兴。”

    章汉强的很多弟子如今都已是家喻户晓的象棋大师了,有人说章汉强善于发掘天才,他本人却不以为然:“只要是有兴趣,不管什么样性格的孩子都能塑造出来。”在教棋的过程中,他更注重孩子心理的研究,营造宽松的教育环境来培养他们的兴趣,增加他们的知识,注重与他们培养师生感情,并鼓励他们不畏艰难不断进取。

    “人还有很多潜力没有挖掘出来,只要我用心去教,孩子认真学,每个孩子都能成为陈韵佳,每个孩子都可能成为许银川。”这是章汉强二十余年来最深刻的体会,也是他教棋育人的基本原则。多年下棋、教棋的经验告诉他,下棋可以培养孩子的集中力、计算力、记忆力、思考力、创造力和想象力,能够启迪孩子的智慧,使其思路开阔,促进学业。“棋下不出名,也应该是学校的学习尖子。”早在20多年前,还在工人文化宫教棋的章汉强说服了时任实验小学的校长的李顺搏,一个学期之后章汉强实行象棋教学的班级数学成绩果然明显提高。原本将信将疑的李校长被震动了,整个实验小学成了汕头市第一个将象棋引进课堂的学校。此后,新乡、东厦、长厦……象棋教学在汕头的各个小学、幼儿园遍地开花。

    多年来,章汉强致力于教棋方法和技巧的研究,试图通过棋类的训练,来开发孩子的智力。他的弟子们,不仅棋下得好,学习也各个顶呱呱。许银川曾在全国知识竞赛中荣获第七名,林琳、丁渝文、寿沁、姚阳都以290多的高分升入重点初中,朱琮思考上飞厦中学,陈业鸿考入金山中学,黄宇晨以第四名的成绩进入聿怀就读…… 

    章汉强痴爱在棋盘上调兵遣将,叱咤风云的酣畅淋漓,更丢不下他心爱的弟子们“其实我很矛盾。棋手就像一个战士,战士没有上战场是很遗憾,但是可能就没有这些学生了,也是一种遗憾。”
 
孜孜不倦传播棋文化:“对于象棋,我有一种责任。”


有人说下棋是聪明人的游戏。事实证明,棋类也的确是一种良好的少儿益智工具。章汉强想到的“不单是培养世界冠军、亚洲冠军这么简单,而是如何把它推广,使更多的大众受益。” 在汕头市体育局的大力支持下,2000年汕头棋院成立,2002年正式启动,章汉强出任院长。2001年3月国家有关部门下文,号召有条件的学校要将棋类教育引入校园,这使得刚刚成立的汕头棋院和章汉强深受鼓舞:“如果每个孩子都因为下棋变得文明、聪明,那么我们的国家就会高度文明。”现在,他将精力更多地投入到棋类普及上。

如今汕头棋院已有30多位老师,其中不少人还曾是章汉强的学生。他们分布在各个分教点,为着棋文化的传播在城市、乡镇的各个角落奔忙着。目前,汕头市已有100多所小学已经将棋类教育列入第一课堂,其中40多所学校拥有棋队。100多所幼儿园引入棋类。

几十年来,章汉强与象棋结下了不解之缘。象棋已经不仅仅是他的兴趣、他的职业、他的事业。对象棋,他有着更为深刻更为凝重的情感:“对于象棋,我有一种责任,我希望棋院的老师尽快成熟起来,希望学生都是学习尖子。” 对汕头市体育局,章汉强满怀感激“对社会的贡献很大,对未来的教育有深远意义。”同时,他也希望政府部门起到一个桥梁的作用,社会的各种力量能够来共同服务棋类教育的发展。当然,人的精力和时间是有限的,日复一日的忙碌让不惑之年的章汉强有时也感到力不从心,他希望能够尽快培养过硬的师资力量。

“给我一个兴奋点,我就有使不完的劲,象棋,就是我的兴奋点。”下棋、教棋、传播棋文化,章汉强永远毫不迟疑,毫不懈怠,这就是我眼中的章汉强:一个执着的、勤奋的爱棋人。

作者:吴琼 电脑版
搜索:章汉强 返回:资讯列表|中体象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