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述]中国棋类进入联赛时代 钱途崎岖道路还很长

2005-02-26 11:39:00 阅读:3431

  继围甲、象甲之后,中国国象联赛也将于今年撩起面纱,宣告中国棋类运动就此走进“联赛时代”,全面步入“职业化”正轨。

  体育职业化艰难漫长,尤其对于棋牌小项。7年来,中国围甲一波三折、起伏不定,遭遇去年无冠名之“劫”后,如今只求平稳发展;3年来,中国象甲三度“易主”、步步艰辛,每次靠着棋院元老出马拉赞助;而尚未开张的国象联赛在经济方面更不敢奢望,只盼着顺顺利利开张。
总体上讲,中国三棋联赛的经营状态并不如意,他们都在摸着石头过河、提心吊胆地走路。

  1

  国际象棋

  新手上路着眼未来

  联赛总冠名费:暂不详(保证比赛没问题——中国棋院国际象棋部主任叶江川)

  各队冠名费:30万元至60万元不等

  点评:联赛尚在筹划之中,当务之急是支起锣鼓、搭台唱戏,赢利还不在考虑范围之内,用叶江川的话说,他“更看好三年以后”。

  这几天,叶江川正忙于首届国际象棋的筹备工作。据他介绍,今年3月份棋协将召开有各参赛队领队、教练参加的联赛筹备会议,对联赛事宜进行最后磋商。到4月中旬,首届中国国象联赛将隆重开幕。

  所谓万事开头难,对于国象联赛筹备工作的复杂性,叶江川以赛程为例向记者讲述。在中国国际象棋赛程表上几乎每个月都有国际赛事,因此联赛日程不得不见缝插针地安排。首届联赛赛程为三大阶段,每个阶段另有若干小节。第一阶段为18支棋队的排名赛,通过大循环的方式排定各队名次;第二阶段,排名赛前6名棋队进行主客场淘汰赛,决出联赛冠军;第三阶段,排名赛7到12名的队伍进行2006年联赛资格的争夺赛,决出4支甲级队与前6名棋队一起进入2006年联赛。在这三阶段比赛中,只有第二阶段算是最纯正的联赛,之前的排名赛和之后的资格赛,都是因为联赛第一年不得不做的铺垫和补充。

  尽管准备工作井井有条,但目前的国象联赛不愿谈“钱”。叶江川始终不透露总冠名费用,只以“肯定能保证比赛顺利进行”来搪塞。在记者追问之下,他才泛泛地解释说:“赞助商方面负责比赛场地、食宿,各参赛队自己出路费就行了。”事实上,不仅是联赛总冠名,就连各参赛队的赞助情况也不理想。据叶江川介绍,在18支参赛队伍中已经确定赞助单位的只有8家到10家,刚够半数,其他棋队还在意向当中。那些落实赞助的棋队所得经费也非常有限,多者五六十万元,少则不过二三十万元,与象甲、围甲各队相去甚远。

  尽管处境艰难,但叶江川保持乐观态度。“我这个人比较乐观,我觉得与围甲、象甲相比我们已是高起点了。”他说:“他们在联赛之初恐怕还不如我们现在的状况好。”客观地讲,叶江川的话并不过分。当年围甲创办之初,个别棋队因对联赛没有信心而弃权,象甲盼联赛盼得多年却一直得不到赞助而迟迟无法起动。而国象联赛一经动议立即成行,各队响应积极甚至表示做好了吃苦准备,这种开局确实令人振奋。

  另外,叶江川的乐观还在于中国国际象棋的特殊性。从筹备联赛以来,叶江川就把新闻报道当做推动联赛的重头工作,也想尽各种办法制造看点博取媒体关注。“我们的联赛与众不同,这是国际象棋的特点所决定的:其一,我们是男女混合,允许部分女棋手与男棋手对弈;其二,我们的联赛中将会有众多外援;另外,我们还会策划一些活动协助宣传。这些都将为国象联赛增添具有新闻价值的亮点。”

  他非常自信地说:“我相信,三年之后我们的联赛肯定能红火起来。”

  2

  中国象棋

  遭遇“将军”老帅解围

  联赛总冠名费:约200万元

  各队冠名费:40万元至100万元不等

  点评:一年换一个东家如同一年历一次险,尽管看上去山重水复但总能够逢凶化吉。总体上是螺旋式上升曲折中前进,虽然速度不算快。

  在围甲抽签第二天,新赛季象甲便步其后尘也举行抽签仪式。与围甲相比,象棋联赛的抽签仪式隆重许多。中国棋院院长王汝南,前任院长陈祖德,棋院党委书记、与象棋相关的头头脑脑都到主席台上,甚至还有从上海特意赶来的特级大师胡荣华。尽管象甲抽签活动大张旗鼓,但从其冠名看这又将是一对“露水夫妻”。2005年象甲冠名为“启新高尔夫球杯”,明眼人一望便知,一个地域性很强的高尔夫球场冠名全国联赛不是很合时宜。

  据了解,这还是凭着老院长陈祖德的关系拉来的赞助。由于去年赞助商无意续办,象甲不得不自谋生路。陈祖德与该球场一把手交情深厚,他亲自出马牵线搭桥、促成这桩姻缘。至于双方能合作多久?一切随缘。对于这阴差阳差的婚姻,象棋协会秘书长刘晓放女士很是无奈。“我们也想找一个更适合企业的冠名。”她说:“但象甲才刚刚起步,先得保证生存。”

  象甲的度日艰难不只是新赛季,象甲联赛三年来在寻找赞助商方面总是“打一枪、抢一个地儿”,始终没过上安稳舒心日子。首届象甲在银荔集团拍出160万元后得以举行。银荔集团老总许家威的态度是“我对象棋有感情,没人赞助我就收底。”但走向市场的象甲不愿吃感情饭,一个赛季后棋协另谋出路,危难之中院长王汝南出马,在他帮助下象棋协通过一家中介公司与将军集团合作。但只一个赛季后象甲又陷经济危机,于是老院长陈祖德又舍着老脸“化缘”。记者问,新老院长都出面儿了,下一年还能求谁?王汝南干脆地说:“走一步说一步吧!”

  首届象甲总冠名费用为160万元,第二届为170万元,今年为200万元。与围甲相比,象棋的差距还不在于总冠名,各队的赞助费用相差更大。在围甲一支普通参赛队伍的冠名费用在100万元左右,据说个别棋队能达到200万元。对于这个数字,象甲望尘莫及。据说,现在象甲中,赞助费用最高的广东队还不足100万元。更有一些队伍只有40万元的赞助费用。由此看来,象甲的日子还不如围甲好过。

  3

  围棋

  劫后重生但求安稳

  联赛总冠名费:一个半赛季450万元

  各队冠名费:80万元至200万元不等

  点评:经历了江铃时期的平稳发展,也经历过好猫时代表的虚假繁荣和上赛季初无赞助的尴尬,二次创业的围甲联赛已经学会了精打细算过日子。

  2月23日,2005年围甲在中国棋院举行抽签仪式,这标志着中国围甲进入第七个年头。这个抽签仪式稍嫌简陋。棋院方面未派领导出席,围棋协会也只有两位副主任到场,各地方队抽签多以在京棋手代劳。在主管围甲的副主任武力女士简单开场白后抽签开始,只十几分钟时间便草草结束。

  围甲草率抽签让大家联想到之前几天传出的因赞助方不派代表而取消领队会议的传闻。之所以称为传闻,是因为该消息一经披露后,立即遭到围甲赞助方和中国棋院辟谣。而事实上今年围甲确实取消了领队会议。

  对于这次领队会议取消,中国王汝南院长的解释是:“有什么情况打电话沟通一下就行了,把大家召集在一起讨论也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还浪费钱!”

  本届围甲将推出“主将制”,有如此重大赛制改革,无论如何得征求各队意见。据说一些棋队对于这项赛制颇有微辞。正是需要讨论的时候,怎能把领队会取消呢?由此看来,王院长所说的避免争论只是推辞,节约开支恐怕才是关键。在经历了上赛季险些无人赞助的尴尬后,围棋学会了算计着过日子,能省则省以防万一。从去年“奥特莱”赞助围甲以来,一个半赛季总赞助的经费是雷打不动的450万元。围甲红火过也低迷过,组织者们深知缺钱的艰苦,而毕竟开了领队会也不一定避免争议,不开领队会也不见得能出什么问题,抽签仪式避繁就简也不失其公正性。

  1999年以来,围甲先后经历了江铃集团赞助、信联代理和奥特莱三个时期。这其中,棋协只在江铃赞助时过了几年太平日子。那时候尽管赞助经费不高,但赞助商稳定、心里也踏实。本以为委托信联代理后可以踏踏实实地做个甩手掌柜,但只一个赛季的虚假繁荣之后,围甲便跌进低谷,以至于去年之初找不到婆家,联赛遭遇没有开幕的光头之灾。围棋协会与奥特莱方面的协议到本赛季结束,之后围甲何去何从?没人敢打包票。惟一肯定的是,棋协还会继续办围甲。王院长虽然嘴上说:“围甲找赞助问题不大。”但言语中难免流露出对当年的留恋。“我现在所希望的就是稳定,每年能保持现有的赞助额度即可。毕竟我们的市场还不成熟。”王汝南说:“太冒进了也不行,否则跟与信联合作一样,我们‘成熟’了,他们又出了问题。”

  当家论道

  王汝南:有问题才正常

  “大环境就是这样,我们的联赛不可能没有问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中国棋院院长王汝南毫不讳言:“我想就是足球、篮球这些大项找赞助也不会很容易。”

  围棋出身的王院长没有参加今年的围甲抽签,但在一天后的象甲抽签仪式上他热情洋溢地讲了好半天,并几次三番对象甲寻得赞助表示兴奋、感谢。按王院长的话说,现在围甲相对稳定,尽管冠名金额由当年“放卫星”般的1000万元降至现在的300万元左右,但联赛还能正常运作。相比之下象甲让人揪心,年年都为寻找合作伙伴犯愁。去年是他亲自出马找来了一家中介公司才将赞助费用落实。今年又是老院长陈祖德发挥余热帮着牵线搭桥。“我们是不得已才出面啊!”王汝南意味深长地说:“我坐在这位子上,不能眼睁睁地看他们着急吧。这也说明我们这些老家伙还有点用。哈哈!”王汝南笑中带苦,苦中有笑。

  这只是谈围甲、象甲,在谈到国际象棋联赛时王院长笑不起来了。他把嘴巴几乎咧成“八”字,啧啧两声说:“国际象棋的情况恐怕还不如象棋,毕竟他们是第一年举办。”说到此,王院长不无感慨道:“说句私心话,我不太赞成三棋都搞联赛。一搞联赛压力太大。找不来经费就急呀,简直是寝食不安。要是不搞联赛不就没这事了?”随后,他又话锋一转说:“既然各协会都有信心、棋手们也很积极,我这当领导的也就只有举双手支持了。而且这支持不能只说空话,还得干实事。”

  王院长承认,目前三棋联赛的经营状况都不太好。他把这个状态低迷笼统地称为“问题”,并且非常有信心地说:“有问题是正常的。”他解释说,目前国家正在快速发展阶段难免出现问题,大环境就是如此,三棋搞职业联赛自然也不例外。“我们走一步说一步吧!”他说。(韩双明)

作者:韩双明 电脑版
返回:资讯列表|中体象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