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令VS少帅,楚河汉界半世缘

2021-09-28 01:40:00 阅读:3965


2021首届“上海杯”象棋大师公开赛男子公开组第五轮也就是小组赛最后一轮,出线无望的老将吕钦执后手对阵“轮椅棋手”赵攀伟,真刀真枪地干了一场消耗战,最终无法把握胜机成和。
硝烟散尽,吕钦却没有马上离开赛场,而是长时间地留连在其他棋桌前,看着那些男女晚辈为晋级资格残酷厮杀……
直到另一个身影悄然现身……
点头、哈哈一笑,双双离开赛场,去休息室展开一番对话……
来者,正是胡荣华……


一、“世仇”

象棋史上沪粤颇有“世仇”之感!

吕钦的恩师,一代“魔叔”杨官璘的时代,正是终结于少年胡荣华之手。胡荣华以“十连冠”统领楚河汉界整整20年,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被柳大华终结,但很快“带着冠军过黄河”的李来群崛起,短短数年李来群旋即投身商海暂别象棋……从成绩,时间上讲,替代胡荣华而能被称为“时代引领”的,恐怕还要属“羊城少帅”吕钦,以及继之而后的许银川。

“胡司令”在全国个人赛上的连冠纪录及总冠军数可谓空前绝后,但吕钦生逢其时:一方面国内各种邀请赛、杯赛相继推出;一方面象棋运动走出国界,开辟亚洲、世界锦标赛。年富力强的吕钦摧城拔寨,其各类大赛总冠军数堪称海内无双。

团体赛事方面,相比“岭南双雄”完美携手,职业生涯开始渐渐下坡的胡荣华就显得“独木难支”。随着司令年纪渐增,广东男女象棋队的团体成绩也压倒性地超越了“永攀高峰”、曾国内无敌的上海象棋队。当然值得一提的是,首届象甲职业联赛,胡荣华身先士卒、誓摔茅台,率上海金外滩队虎口拔牙夺冠,留下又一段不老佳话。
总之,按照一般的竞技规律来看,胡荣华和吕钦理应是仇雠难容的对手……


二、分歧

另一件经常被沪粤棋迷提及的“分歧”,就是关于象棋发展形势判断,以及赛制改革问题。

在本世纪初,胡荣华就洞察象棋运动发展遇到瓶颈,隐患丛生,因此在职业联赛体系推出后不久,他就公开呼吁对赛制进行改革。而当时象棋在广东的发展较好(吕钦自然功不可没),因此在改革方式上观点保守一些。特别是当胡荣华的“俗家弟子”李文壅赞助象甲和创办超霸赛、总决赛,全力支持胡荣华针对“消极和棋”的改革想法时,赛制几番改动,导致很多成名已久的优秀棋手成绩起伏很大,作为象棋协会技术委员会主任的吕钦因此公开质疑,胡荣华认为:“赛制怎么改革,对吕钦其实没直接利益,但他性格直率,有利益影响的人去说服他,他会觉得有道理,就肯出面表态……”

值得关注的是,近年来随着胡司令“退居二线”,“吕帅”反而成为大力倡导改革的领军者,在中国棋院象棋部主任郭莉萍等支持下,近年来象棋赛制改革在联赛、杯赛中已初见成效,助力象棋运动的进一步复苏。吕钦和胡荣华等老棋手,还经常针对象棋比赛中出现的一些不良现象进行沟通,共商对策。和吕钦同龄的单霞丽也提到,自己对象棋改革有什么想法也会直接找吕钦沟通,“他对于象棋是非常单纯的,热爱事业,又尊重市场……”


三、缘起

“46年了,真快啊!”吕钦刚提起自己第一次来上海的情形,胡荣华就会意地笑起来。

1975年第三届全国运动会象棋比赛预选赛在上海举行,广东队主力棋手兼教练杨官璘,把刚招入广州象棋队集训未满一年的13岁小将吕钦带来上海“见见世面”。“我第一次出广东省,第一次见到胡老师,那时除了我自己的教练杨老师,胡老师对我们就像神一样的存在……”

其实连杨官璘自身也和上海缘分匪浅,“杨老师以前常跟我们谈起他年轻时在上海的往事,那时上海的象棋氛围是全国最好的,杨老师也实话实说,出于棋手的生活需要,他来上海赚钱更多一些。”胡荣华补充:“如果当时不是广州搞了本《象棋》杂志,而且领导重视,按照杨老师在上海的收入给他发工资,搞不好他早几年也成了‘上海棋手’了!”

在吕钦眼里,接触最多的杨官璘“勤学苦练实打实,最肯下苦功夫……对我们年轻棋手最直接的受益,就是看他拆棋,他经常拆长棋,反复拆,拆得很细”,而胡荣华给他最大的印象是“充满灵气,敢于创新”,吕钦甚至用了“顶礼膜拜”来总结。

四、抢才

反过来,胡荣华对这个13岁少年印象也非常深刻,“他年纪很小,一双眼睛特别亮,看棋的时候非常专注。虽然他没参加比赛,但听说别人跟他下棋,棋艺已经有点厉害了。”
后来过了一年,胡荣华听说吕钦离队,马上打电话给魔叔:“吕钦进队的事情你们是不是还在考虑?你们实在不要,那我们上海要他了!”

对此吕钦自我揭秘,原来当时离队事出有因,“进队集训了2年的时间,是在二沙头岛,我年纪小,广州夏天天气热,我就下珠江去游泳,一下离岸边很远游不回来,还好一起集训的一个划船队的把我救了回来。当时那种氛围下,我就属于比较难管的运动员,就这么打发我回去了。但第二年广东省少年锦标赛我拿了冠军,78年又拿了全国青少年冠军……”而胡荣华幕后的这通“抢才”电话,也为吕钦返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另一件对吕钦的成长非常关键的事,当时广州每年举办“五羊杯”,由霍英东先生出资赞助,只邀请少数全国冠军参赛。当时代表东道主参赛的杨官璘年事已高,参赛精力不足,正是在胡荣华力主下,赛事组委会破例让吕钦替代杨官璘出战,结果经过“五羊杯”赛场洗礼的吕钦,第二年就捅破棋艺生涯“窗户纸”,首次夺得全国个人赛冠军,“五羊杯”由此也被称为“冠军的摇篮”……
由此充分可见,在棋盘上搏命厮杀之外,这一老一少两代棋王是多么得好。

五、酒量

棋界的人都知道,胡荣华喜欢喝酒,喝一点就微醺,但是一直喝下去就会发现想要灌醉他很难,可谓“深不见底”。吕钦善饮也是棋界人所共知的,而且吕钦的酒风特别好,来者不拒,就算喝多了一不闹二不乱,自己伏案熟睡而已。这次两人闲聊再度说到喝酒,胡荣华揭秘,其实吕钦年轻时很少喝酒,“都是为了拉赞助。”吕钦也承认,促动自己酒量“质变”的,确实是在职业联赛开始阶段……

“我是教练,要管好每个棋手,我又是棋牌中心主任,刚开始搞职业联赛那几年,赞助都要靠我自己去跑。那个时候广东的风气就是无酒不喝,你不喝酒老板就不会给你赞助……”于是吕钦为了棋队“豁出去”了,“感情深,一口闷”是常事。

胡荣华爱好喝白酒和黄酒,吕钦受广深氛围熏陶喝洋酒。有一年吕钦来上海参加“九城杯超霸赛”,胡荣华特地关照李文壅:“一定要让吕钦喝好”,李文壅拿出一瓶2斤装收藏级名酒。名贵到什么程度呢?一桌人推杯换盏,那瓶酒眼看见底,胡荣华出面干涉:“你们都不许喝了,我也不喝,剩下的全归吕钦。”李文壅补充:“好酒让吕大师独享,大家就委屈一点喝拉菲吧!”回忆这段,吕钦哈哈大笑:“那时还没八项规定,现在这样的酒局我也不可能参加了。”

真实原因是,广东象棋队长期保持良好的发展趋势,不断取得好成绩,赞助也比较稳定,无需吕钦再用“舍命陪酒”的方式去求爷爷告奶奶了。

六、退休

吕钦此番揭露的另一个秘密是,“领导要我当棋牌中心主任时,我还特地征求了胡老师的意见,他认为这样对广东象棋有利,所以我才下决心接的。”在这个职位上,吕钦身先士卒,兢兢业业,从严格管理、训练到产业运营,为广东棋牌事业打下坚实的基础。但另一方面,行政职责又经常让一心想多参加比赛的吕钦头疼。

“我明年退休,但其实我最好今天就退下来,好专心下棋。像这次上海杯我就明显感觉,没有年轻对手比赛多,不像他们那样手熟。”吕钦还抱怨自己要出去比赛,常常被领导批评,“你的主业是行政,你不要不务正业。”这大概是“技术型干部”最大的苦恼。这一点他颇为欣赏同龄的单霞丽,“她行政工作能力、组织能力比我强!你看上海的比赛,总是比其他的大赛规范许多……”

胡荣华闻言大笑:“我都退休10几年啦!现在让我下棋也下不动,最大的问题是,没有了激情,经历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从这一点说你完全可以下,你有激情,体力也好。真退休了,可能要比你现在状态还要好。看你现在气场还没出来,比赛多了,无形剑气就来了,完全可能焕发第二春。”

相信真正的棋迷无不期待“胡司令”和“羊城少帅”再度相逢于赛场,共谱名局的那一幕……
来源:东方体育日报 作者:张晓露 电脑版
返回:资讯列表|中体象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