撑起60多个冠军的“肩膀”

2005-01-13 13:41:00 阅读:6214

撑起60多个冠军的“肩膀”
记汕头棋院院长章汉强

引子

   建设文化大市和体育大市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这是一项长期艰巨的工程。作为竞技体育项目的棋类运动,不仅具有娱乐的功能,更是一种陶冶情操、增强智力的运动。汕头众多学校已把这种运动列入第一课堂,无疑是对传统优秀文化的继承和发展,为实践建设文化大市和体育大市的积极举措。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幕后英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付出艰辛的劳动。汕头棋院院长章汉强就是其中一位默默无闻的实践者和推动者。

  在中国棋坛上,许多人都知道许银川是一位出自潮汕的国际特级大师,可很多人还不知道他就是汕头“棋王”章汉强的学生。章汉强在全国弈林中以“高产”冠军驰名,从教20年来,他的弟子们拿过的全国冠军和省冠军就有60多个,为推动汕头乃至全国的棋类运动事业作出突出贡献。如此“高产”冠军在全国棋坛十分罕见,章汉强由此被人称为“神奇教练”。日前,记者拜访了章汉强,在他娓娓动听的叙述中,走进了一段充满传奇色彩的棋子人生。

    “好斗小子”偷偷学棋

    记者(以下简称记):你至今教过的弟子中哪些人拿过全国冠军?

    章汉强(以下简称章):这里首先列举一些名字:许妙龄、许银川、郑楚芳、张学潮、林琳、李鸿嘉、朱琮思、洪嘉荣等等,他们之中有的成名已久,是棋界叱咤风云的世界冠军、亚洲少年冠军、全国冠军,以及特级大师、国家大师。有的正在走红,假以时日,定成大器。

    记:听说小时侯,你很好动调皮,后来是怎么走到儒雅的棋林中的?

    章:那时候何止是好动,简直就是“好斗”。斗鸡、斗鱼、斗棋,还有摔跤。1960年,我出生在汕头市的一个普通工人家庭里,父亲和工友经常在家里下棋,我就在旁边看,渐渐地就学会了,并从此“沉溺”其中,这时已经11岁了。我和班里一个同学老打架,双手总共折断了5次(他伸出弧型的右手给记者看)。后来,被老师赶出教室,我索性到街边看江湖残局。江湖残局貌似简单,实际内藏玄机,这种挑战方式让我觉得很过瘾。可我棋力不高,于是将这些残局默记在心里,然后拿到家里研究,再从父亲那里要来一毛钱,到棋摊上尝试自己的棋力,当然往往以败北告终。可是,在这个过程中我学会了很多残局争胜经验。

    记:当时输棋会不会很难过?

    章:当然,可我就是不服输。越输越不服气,一心想破对方的局。以我当时的棋力想破人家的残局谈何容易?最后,我“脑筋急转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和一个同学到旧书摊上背熟了另一个残局,向那个摆江湖残局的叫阵,结果那人也破不了。嘿,总算扯平了。

    记:除了江湖残局之外,你还拜谁为师?

    章:那时候找个老师哪像现在这么简单,别说拜师,家里人还竭力阻止我下棋。当时我学棋根本就是“地下活动”,看棋谱得等家人睡觉后才躲进被窝用手电筒“扫描”。汕头少年宫那时侯每天都有比赛,为了能看到比赛,而又不花钱,我想出了一个义务挂棋子的办法。在挂棋时必须看清楚棋子要挂到哪儿,自然而然地会考虑人家为什么会这么走。这对我的棋艺又帮助不少。

    胜负之间练就平常心

    记:你第一次参加正规比赛拿过什么名次?

    章:第一次参加全市少年赛取得第一。1977年被选入广东省集训队。可是由于在街边下棋自由惯了,而棋队更注重自己研究,这让我觉得很寂寞。另外家里买房子还欠下700元债务,而父母每月的工资加起来也不过五六十元,加之姐姐和两个弟弟还要上学,面对这样残酷的现实,我不得不辍艺回家。之后,心情非常糟糕,半年时间没有摸棋。同时父亲觉得下棋没用,不能为家里分忧,甚至把棋子都丢掉了,可最终象棋无穷的魅力还是征服了我,我发现实在无法离开棋,于是继续自学。

    记:让你名震汕头的是哪场“战事”?

    章:那场在汕头文化宫和全国冠军吕钦的比赛,应该是很受关注的,结果我和他下和了,这事很快传遍了整个潮汕地区。还有一场印象很深,我去澄海挑战一个当地第一的高手,两人连续斗了两天三夜,中间只喝水不吃饭,结果赢了10多局。回到家里时,几乎虚脱了。

    记:后来怎么很少看到你参加赛事?

    章:做棋手时我蝉联了从1980年到1987年八届市冠军,还拿过三省五市赛的冠军,当时,汕头凡是我参加的正规赛事基本上冠军就是我,一点悬念也没有。直到1988年,我的学生许银川回到汕头,在一场比赛中对上阵,结果我输了。从此,我觉得我已经不适合当棋手,于是一心一意地当教练,挖掘新人。

    记:在许银川之前,你就没碰过对手吗?

    章:其实,下棋的经历多了,才慢慢悟出一些做人的道理。出名后,我常常在少年宫摆擂,各路高手排队来和我一比高低,我一直未逢对手。可有一次,我输在一个不认识的解放军叔叔手里,而且连败三局。我不得不承认他的棋力比我高,山外有山啊。对于一个有着强烈胜负感的棋手来说,输棋的滋味很难受,但也培养了一颗平常心。后来,我和那位军人成为最要好的朋友。我常常教学生要明白,只有胜不骄、败不馁的棋手才能成为好棋手。

    记:当时你和那位军人联手,岂不是“杀”遍潮汕无敌手?

    章:错了。那位军人接着把潮州市一位逢人让两步的高手打败之后,我俩联手跟一群高手对阵,结果被他们车轮战“杀”下了阵。这个教训告诉我,人外有人。

    和老师对阵千万不要手软

    记:后来你没有成为专业棋手,不觉得遗憾吗?

    章:虽然我没有成为专业棋手,但教出一大批拔尖的专业棋手更高兴。如果哪一天没法教出能拿省冠军的学生,我就不再当教练了。

    记: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你教出来的学生那么厉害,动不动就是个省冠军甚至全国冠军,究竟有什么秘诀?

    章:这些年来,我在看学生发展前途方面八九不离十。在选才上,我觉得下棋智商固然很重要,但意志力和毅力更重要,所以,教棋不仅是传授“算计”的技巧方法,更要注重在过程中去磨炼学生的情感控制能力。在教棋过程中,还要能随时调动起学生的兴趣,让他们始终处在一种兴奋的状态。另外要注重对学生的管理,多学一些心理学,针对不同年龄段的孩子采用不同的方法。

    记:如果在赛场上,你和你的学生对上阵了,你会怎么办?

    章:在赛场上,我会尽力打败任何对手,就算是我的学生也毫不留情。同样,我也是这样要求我的学生,在赛场上是“比赛第一,友谊第二”,就算碰到老师也不能手软。如果在比赛的时候,心存杂念,肯定发挥不出水平。许银川在赛场上是一位“冷面杀手”,所以他能成为国家大师。如果我的学生都像许银川一样毫不留情地把我打败,那我就成功了。

    记:在这么多年的执教生涯中,你最感遗憾的事情是什么?

    章:我最看好的一个苗子后来离开了棋坛。他姓蓝,是一个聪明绝顶的天才,也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弟子。他6岁半开始跟我学棋,才几个月就与他的师兄许银川不相上下,进步之快,让我都感到惊讶。可他的家长不让他参加比赛,我去做他们的思想工作时,没想到还被他的家长当面嘲讽“下棋没出息”。我气得好几个晚上无法入睡。后来,那孩子偷偷跑回来学棋,当时,我的气还没消,就很生硬地把他轰了出去。从此,就再也没见过他来学棋。现在想起来,还真的很后悔。小孩子,懂什么?又不是他的错。

    放弃好苗子是罪过

    记:听说许银川向你学棋的时候,家里很困难?

    章:在我的学生中,棋力最好的往往就是最穷的,这种现象很让人难受。不仅许银川,全国少年象棋赛冠军林琳、广东省国际象棋赛冠军寿沁等都是这样。我也是穷苦人家出身,深刻体会穷的滋味。但是令人欣慰的是,这些孩子人穷志不短,个个都很懂事。第一次到许银川的家里看到的是一间黑黑的房子,红砖垫起的木板床和墙边一堆菜叶。他们家一个月才能吃一次猪肉。许银川在一篇作文中描写了他半夜醒来,看到父亲为养家,刻钢板到深夜的情景,说“父亲一声声咳嗽刺痛我的心……”这一切让我至今仍唏嘘不已。许家终于熬出头了。

    记:凭借你自己的力量能给孩子们解决困难吗?

    章:实在很难,可是好苗子不能不管啊,作为一个以棋为终身事业的人来说,发现好苗子把他抛弃了,那岂不是罪过。我只能一方面尽一个下棋人的社会责任,一方面想办法利用社会力量资助穷孩子学棋参加比赛。光华机电轴承公司经理林任华就是一个热心人,他在我的沟通下,连续数年资助获得全国象棋赛冠军小选手陈丽淳,使她成为国家象棋大师。6岁的陈韵佳,在区教育局和她就读的外马三小帮助下,可以免费读完小学。让我特别感动的是,汕头市体育局的领导特别重视棋类运动,非常关心棋类人才的培养,创建了汕头棋院,给我提供了一个舞台。这个舞台还可以凝聚更多棋类人才的力量。目前,我的一些学生已经成为很出色的教练。有了这么多年轻出色的教练,汕头棋坛的前景将更加广阔。

    记:目前汕头很多学校把棋类运动列入第一课堂,你认为推广这项运动对素质教育有什么积极作用?

    章:棋类运动作为一种文化遗产,蕴藏着无穷无尽的学问和经验。不管象棋还是围棋,都具有数学的基础,而数学是科学技术语言和组织思想的基本工具。棋类运动能发展识别能力、注意力、记忆力、智力和分析力,这是个人成长因素的基础。它也和个人日常生活有关,比如棋手伦理典范就很有道德价值。同时,它是一种鼓励健康竞争的运动,鼓励人们不断学习、认真准备和理性看待自我。

作者:汕头都市报 电脑版
返回:资讯列表|中体象棋网